最强王者的大赛开始了。

   或许是环境的缘故,或许是战斗二字被铭刻到了遮天世界修士们的骨子里,当他们得知有这么一场囊括全宇宙的王者大赛之后,大都极为激动。

   呼!

   长长的喘了口气,这是一个看上去比较年轻,可是一双眸子之中却透露出疲惫、憔悴的修士,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伙肾虚呢。

   可就是这么一个并不起眼的年轻修士,却有着绝大多数人怎么都想不到的辉煌过去。

   他也曾在过去某个时代成帝,人称乱古大帝!

   虽然他曾经是个菜鸟、水货,历经了一次次失败,可是他却在一次次失败之中,在体内培养出了一个魔胎,后来更是借助魔胎,成就了后天混沌体。

   然后凭借着后天混沌体的优势,一举击败对手成为大帝。可关键是,如今归来之后的他,并没有混沌体。

   当他来到这个新时代的时候,身上的体质被斩的干干净净,就是纯粹的凡体。

   他可不像叶凡那样站着说话不腰疼,也只有叶凡这种圣体出身的人才会认为凡体是最强的,这和马姓外星人声称自己一点儿也不喜欢钱是一样的道理。

   这种话听听也就是了,真信了那就是脑子有坑!

   至少乱古本人心里和明镜一样,他非常清楚,自己此刻的战斗力,是绝对绝对比不上拥有混沌体的自己。

  
白嫩美女长发披肩蕾丝白裙清新气质户外写真图片

   可是在如今这个真正的黄金大世之中,后天混沌体很强吗?

   那个修炼吞天魔功的摇光圣子,走的明显就是吞噬无数体质,养育己身,最终蜕变出混沌体的路子。

   虽然这样的混沌体,八成是有缺陷的,比不上完美无缺的混沌体,但也可以和圣体、霸体相提并论了。

   呼!

   又是长长的喘了口气,乱古在回忆刚才的那一战,那一战的发生地点当然是武界。

   这场最强王者的大赛,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海选阶段,其中有大帝之姿的,可以直接略过这个阶段。

   只需向武界提供自己在王者阶段,度过的大帝级别的雷劫作为证据即可。

   如今的雷劫是要钱的,没钱就没有雷劫,没有雷劫虽然理论上也能进步,可是你在这里慢慢熬,慢慢积累,而对手会一直等着你吗?

   哪怕你愿意走不需要雷劫也能突破的老路子,哪怕你最终成功了,可说不定你成为圣人的时候,对手都另类成道了,那还比个球?

   而乱古大帝自认为自己比较低调,比较含蓄,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的人,所以一直以来,他度过的都不是大帝层次的雷劫,渡劫之时,也不需要面对一个甚至数个同级别的少年大帝。

   本着低调做人的想法,乱古就参与了海选大赛,所谓的海选,就是一共取得一万场胜利,且胜率不能低于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

   完成这个条件,就能获得第二阶段的参赛资格。

   按照这样的规则,能够通过海选赛的人最多最多只有万分之一,即每一万位修士之中,都有一位才华出众的天才,顺利击败剩下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对手。

   但实际通过率却连百万分之一都没有,因为上述的特殊情况其实是很难出现的。

   而此刻乱古也是靠着八禁,外加自己对于大道的理解,才终于通过了海选赛。

   虽然海选赛高手不多,可那也是相对的,参与海选赛的王者们,哪怕是最穷的,修炼的也都是圣人王开创的功法,甚至几乎九成以上的王者们,还都掌握着至少一招杀手锏!

   这些杀手锏往往充满了奇思妙想,让乱古是大开眼界,好几次他都以为自己要翻车了。

   过了海选赛就是预选赛,在预选赛之中,只有一万人能参与最终的决赛,可以预料的是,预选赛一定很激烈。

   而今天则是预选赛开始的日子,嗡的一声,乱古便看到了自己的对手。

   “我是帝国的一位太学生,你就称呼我为盐帝好了,如今来这里参与比赛,想要好好的见识一下此界的豪杰。”

   ?

   盐帝?

   这是什么狗屁称呼?

   卖盐的大帝?

   还是说这家伙修道之前,乃是一个私盐贩子?可是上看下看,这家伙好像都不简单的样子。乱古默默的想到。

   说话的同时,彭炳默默的问了嬴子启一句:“子启,眼前这家伙真的是曾经的大帝?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感觉他充其量也就是常驻八禁,连神禁都不一定能时刻进入,说不定连九密都没有完全掌握,更何况是九密合一这样堪比仙术的绝招。”

   叮!

   叮!

   叮!

   “即使是叶凡,在成道之前,也只能机缘巧合之下进入神禁,大帝可以常驻神禁,那是大帝的特殊之处,而乱古如今已经不是大帝了,他只是一个王者。”

   “那九密合一呢?感觉他也没有,这是不是太穷了点?”彭炳继续问道。

   至于他一个武明之主,跑到这里来假装萌新,参与王者大赛的事儿,其实也很简单,帝国的不同部门,对于遮天世界的需求也不一样。

   凉小橘这种编外的大橘皇朝,需要自力更生,所以她举办了此次活动,还拥有了唯一冠名权,坐庄、赌博、卖票……

   而武道大明走的主要是人仙武道,在外人眼中,他们就是一群武疯子,一群好斗爱打的疯子。

   既然是武疯子,那么最喜欢的当然是战斗了。

   至于实力超过了王者怎么办?

   封印啊!

   所以不仅仅是乱古大帝这样再次归来的人,参与了这场比赛,连斗战胜佛这样的大圣九重天,不死天后这样的高阶准帝,也都纷纷参与了这场比赛。

   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样的比赛,有利于让高阶修士不在眼睛长在额头上。

   毕竟,不管他现实之中的修为有多么高深莫测,在这场比赛之中,修为都只有王者程度,最多是王者九重天,在这个阶段,他们是一定会被圣体、霸体教做人的!

   哪怕是少年大帝,如果没有特殊体质的话,那么在修炼前期,也很难和圣体霸体相提并论。

   “乱古大帝至今为止,还没有动用属于自己的那一笔人道气数,所以他买不起九密,当年他也没有彻底收集九密……”

   听着嬴子启的情报,彭炳就放心了,原来如此,他就说嘛,一个完整的大帝,重修之后怎么能这么弱呢?

   搞了半天是这个家伙故意的!

   他八成是想要重走当年的老路,通过一次次的失败,重铸魔胎,重新蜕变为后天混沌体。

   而眼前的这场王者大赛,恰好不缺大帝之姿,也不缺有钱的大帝之姿,九密合一的土豪都高达七人了!至于拥有全部九密的,则是高达三位数。

   之所以九密合一的只有七个,是因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掌握九密的,哪怕九密放在他们面前,他们都无法掌握!

   但是这七位九密合一的,无不是真正的天才!

   想到这里,彭炳微微一笑:“我叫盐帝,来自于天外天,乃是一位太学生(彭炳至今为止都还是太学生的一员),我虽然也修炼了此界的修炼体系,不过和你们的路子却有些不同。”

   听到这里,乱古眨了眨眼睛,对于世界之外的消息,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你们开辟苦海之后,会按照命泉、神桥、彼岸、道宫、四极、化龙、仙台的顺序一步一步修炼,而我则是专修苦海秘境!”

   “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一般人走不了,不过当我专修苦海秘境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笑容,彭炳的周身忽然间换了一个世界。

   一般来说,如果体质比较特殊,那么在苦海阶段,是有机会形成异象的。

   曾经姬皓月号称神体小成,标志就是海上生明月这个异象。

   只可惜叶凡哪怕当时只是一个小修士,也能立刻拥有苦海种青莲异象,一个是辛辛苦苦修炼了许久,一个是刚踏入道途。

   姬皓月用自己的道途证明了一个事实,同层次下,所谓的神体(血脉不纯)在圣体面前,屁都不是!

   “当我的苦海修炼到十层之时,就变成了金色的苦海。当我的苦海修炼到一百层之时,就拥有了海上生明月的异象,那时我已经可以和有(普通)体质的道宫修士对抗。”

   “而当我的苦海修炼到一万层的时候,我便可以和化龙境修士对抗,今日我的苦海已经修炼到了一百三十六万七千五百四十八层,还请指教!”

   嗡的一声!

   即使这里是武界,即使在这里怎么样都不会死,可是这一刻乱古大帝还是感受到了致命危机!

   这是真正的致命危机!

   其他人展示的异象,终究只是异象,可眼前这个盐帝,却直接将异象化为了世界。

   就像现在,彭炳的头顶之上,真的出现了一轮圆月,一轮由太阴真水组成的圆月,上面释放出的道道太阴灭绝神光,直接将乱古大帝释放出体外的神识斩杀殆尽,甚至还顺着神识斩杀乱古的元神。

   这要是一般人,一道太阴灭绝神光就躺了!

   可乱古不是一般人!

   一刻钟之后,乱古的身形消散,他终于躺了,而彭炳则是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不行,这家伙才八禁,我连续给了他四次机会,他都没有进入神禁状态,还没有九密合一这种层次的秘法,这里也不让带帝兵,他拿头和我打啊?”

   “不过瘾,不过瘾,子启你要给我安排一下,给我安排一个能打的,可不能像这个家伙这样,软绵绵的。”

   嬴子启:……

   你一个武明之主,论境界是正儿八经的天仙种子,在帝君层次之中也不算低,论战力更是堪比此界真仙,如今还开小号欺负小朋友(和至少几百万岁的彭炳比起来,他们都是小朋友),上哪儿给你找那么多势均力敌的对手?

   呼

   大口的喘着粗气,乱古躺在地上,脑海中则是反复回忆之前的那一战,太强了,实在是太强了,完全不是对手。

   更关键的是,这家伙对于种种神通秘术的掌握比自己还强,虽然他每次使用的秘术等级都不高,但是使用的时机却恰到好处。

   乱古眉头一皱,就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他觉的那位盐帝,可能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不死的,战斗经验比自己还要丰富。

   可随即他便自嘲一笑,怎么可能呢?

   那家伙不过是一个太学生罢了,学生而已,自己还是不要为失败找借口了,看着体内刚刚成型的魔胎,乱古用力的点了点头。

   先在王者大赛之中失败个几千上万次,培养出魔胎之后,甚至是蜕变出后天混沌体之后,在利用前世的人道气数,蜕变为无缺的混沌体。

   到那时,自己要打十个!

   一想到这样的未来,乱古的信心就再次回来了!

   不要看我此刻一直失败,可笑到最后的人一定是我!

   “你就是霸体?道友你可以称呼我为盐帝!”

   这一刻原本还很平静的霸体就好像是吃了枪药一样,瞬间就爆发了:“你是什么垃圾?你也配称呼我为道友?道友这两个字是你能说的吗?你算老几啊?”

   “还盐帝!我呸!就你这样的,也不去撒泡尿照照自己长啥样?你长着这样不是你的错,可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

   ?

   ?

   ?

   这一刻的彭炳认真的回忆了一下,他很确定自己之前真的没有和这个霸体接触过,更别提和他结仇了,可是怎么看起来就好像自己撅了他祖坟一样?

   “怎么?不说话了?垃圾!”

   “这武界什么都好,可就是像你这样的垃圾太多了,一个二个的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动辄古皇大帝,你也配?还盐帝,呵呵!”

   “你这样的垃圾,老子让你一只手都能嬴!”

   “小小盐帝,也敢逆天?”

   这是怎么回事儿?

   叮!

   叮!

   叮!

   不知道为何,尽管嬴子启这回和之前并无不同,可彭炳总觉的这家伙在背后偷偷笑话自己呢,一定是这样!

   “霸体被骂的次数太多,此次只要进入决赛前百,便可获得拉黑功能,拉黑之后,即可再也见不到对手……”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原来是霸体长期被喷,长期压抑自己,而如今一朝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