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小院。

院中两把躺椅,风沙一把,云虚一把,肩并着肩,距离稍微有点近。

风沙勾起云虚纤细的手指,触感有些冰凉:“这次四灵和隐谷真下本钱了。”

云虚叹道:“好在伏剑还是成为了三河船社的尊主。”

三河船社其实是个妥协。

四灵和隐谷后援的规模和赶来的速度完超出预计。

云虚尽管抢了先手,掌握的船行和码头数量上仍然处于绝对的下风。

另外两家实际控制的产业高于他们在三河帮占有的份额,多出的部分等于让云虚白赚。

四灵好说,风沙还压得住。隐谷极度不满,威胁拆伙单干。

幸好风沙及时出了个主意。。在三河帮之下另设一个三河船社统管水运,其尊主三年一任,可以连任也可以换人,不过人选必须出自三河帮。

隐谷一盘算,他们有机会争得尊主之位,得手一次就可完掌控辰流水运三年,诱惑的确很大。

何子虚也担心真把风沙惹急眼发飙,最终点头同意。

可爱mm图片

“不管怎样,三河帮这边总算是稳定了。”

云虚把脸往风沙这边凑近少许,被牵住的手指反而握住他的手。

“四灵的人手来这么多,空下的位置很多人巴巴望着,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水运的事差不多搞定,她自然开始眼热流城四灵的人事安排。

风沙哑然失笑:“你想要什么位置?”

云虚美目热切地凝视:“把白虎主事让给我好不好?”

风沙垂下眼皮。 。这小妞还真敢要。

云虚使劲摇动他的手,撒娇道:“好不好嘛~”

风沙顿时打个激灵,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这感觉就像一条冰凉的毒蛇盘在你的颈子上,扫尾刮动你的喉头,吐舌轻舔你的下巴。

毒蛇的花纹越是斑斓鲜艳,与你越是亲昵痴缠……总之,绝对生不出任何大胆的想法。

“你这是什么表情!”

云虚沉下俏脸,不高兴道:“像活见鬼一样。”

风沙干笑道:“要是有你这么漂亮的女鬼,天天见鬼我也乐意。”

云虚娇哼一声:“你才是鬼。”

毕竟夸她漂亮。萧风落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心里还是甜津津的。

风沙轻咳一声:“这样,让我再考虑考虑……”

云虚秀眉微蹙,还要再说,院门轻轻响起。

风沙总算舒了口气,牵着云虚起身到门边,微笑道:“请进。”

院门打开,何子虚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行礼道:“风主事,柔公主。”

虽然仍与风沙牵着手,云虚恢复了一贯的冷漠高贵,以优雅的仪姿轻轻回礼。

这次是她和风沙以情人的身份邀请何子虚来家一聚。

实际上是辰流三位巨头进行最后的分赃。

他们的意志一旦得到统一,目前动荡的局势就会立刻稳定。

三人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会成为辰流未来的规矩。…,

云本真出来摆上座椅茶具、点心果品,然后赶紧回厨做菜。

风沙请何子虚就坐。

云虚与风沙坐对面。

尽管两人挨得比较近,总体还是个三足鼎立的局面。

何子虚欠身道:“来之前得到个消息,东鸟似乎有意邀请柔公主带辰流使团赴东鸟议定国事。”

他和风沙有过约定,隐谷帮风沙抗住东鸟针对辰流的动作。

这个协议并不包括保护云虚。

因为云虚的身份不单纯是辰流大公主,还是玄武副主事。

肯定要另算的。

云虚听得脸色微变。

傻子都知道,邀请她去东鸟一定是四灵做的手脚,她过去之后绝不会有什么好事。

一个小国公主在国内自然高贵,去到势大的东鸟,怕是没什么地位,加上人生地不熟,在别人地盘上只能任凭宰割。

想想就知道。。她都敢暗屠东鸟使团,难道人家还不敢弄死她?

何子虚这时提出此事,摆明就是丢出筹码。

她对东鸟没有任何影响力,如果想要隐谷帮忙解决,自然要拿条件交换。

云虚求助似的往风沙投注目光。

这就是给人家当情人的好处了,遇上棘手的麻烦可以让情人顶上。

风沙微不可查的点点头:“不劳何兄挂记,风某尚有点能力。”

何子虚笑了笑:“那么白虎三个位置风兄肯定留不住,如果有人再动点什么手脚,朱雀两个副主事的位置我看也悬。”

风沙想要四灵高抬贵手,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

这个代价与其交给四灵,还不如让给他。

风沙轻哼一声:“何兄对我四灵的内务还真是有心了。”

这个帽子可大。 。何子虚正色道:“千万别误会,我只是希望风少能够有多一种选择,并非强迫风少非选择我不可。”

风沙脸色缓和下来:“你想要什么,不妨说来听听。”

何子虚似乎早就想好:“我希望三河帮不准参与走私劫掠,不准贩卖人口训练奴隶。”

云虚俏脸顿时阴沉下来。

辰流销赃的渠道或明或暗都跟她有些关系,原来的迅翔商行多数只是负责承运。

如果禁绝这些地下买卖,她的损失将会大到不可想象。转动美目狠狠瞪着风沙,似在催促他出言拒绝。

风沙木无表情道:“我也不乐见三河帮参与人口贩卖、训练奴隶,以及劫掠之类的恶事恶行。”并没有提及走私。

云虚满面寒霜。萧风落木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忽然感到风沙重重捏住她的手掌,垂目想了想,暂时强忍下没做声。

何子虚并不满意,坚持道:“三河帮必须走正道,否则必将不容于世。”

风沙不屑的撇嘴。

抢占辰流水运的时候,隐谷虽然不像朱雀和云虚那样不择手段,但是吃相也绝对谈不上好看,现在居然大义凌然起来了。

转念一想,如果三河帮将来声名狼藉,一向自诩正道的隐谷肯定无法接受。

届时何子虚再不情愿也只能和三河帮切割,这种情况他当然不乐见。

“那么隐谷必须帮忙维系其水路关节。”

何子虚微露笑容,点头道:“维护正道同仁,隐谷义不容辞。”

云虚脸色很难看。

风沙和何子虚意见达成统一,她完没有置喙的余地,也没有和两人闹翻的底气。

她感觉自己被风沙给出卖了,心里不由大骂:坏蛋,混蛋,王八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