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票,求收,求支持!)

一滩“血迹”中,江笑脸朝下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周围则是群演与其他主要演员的惊呼声。

因为眼睛闭着看不到现场情况,“装死”的他也只能听到这一片嘈杂的声响。

“卡,过了!”

直到某一刻,一声场外喊声响起时,江笑在《你在微笑我却哭了》这部电视剧中的戏份就正式杀青,总共历时十三天。

他的戏份总共才四集而已,真没多少,就算按出场的镜头数来算,也没超过0场。

反正陈尘这个角色的剧情总结起来,就是从一开始伙同小团体的几个同学一起去偷摸底考试的考卷。

接着再交给高媛媛饰演的学霸沈笑把答案做出来,由此分发给其他十几个同学进行作弊。

但平时成绩就不怎么样的一帮人,竟集体考试及格了,自然让饰演班主任的黄梅滢产生怀疑,并上报给学校开始调查。

然后在学校与家长各方面的施压与劝说下,其中一个同学就顶不住压力供出了偷考卷的事情。

直至帮忙做考卷的沈笑也让老师知道时,屡次被老师单独叫去谈话的陈尘,成为了偷考卷小团队首要怀疑的目标。

只是陈尘本身并没有出卖过任何人,却又解释不清楚,尤其是连自己暗恋的沈笑都不愿意相信他的那一刻。

清新水嫩T恤短裙少女甜美迷人笑容写真图片

为证明清白,在黑板上留下一句话的陈尘就跳楼而亡,怎么看都是一悲剧人物。

而剧中沈笑之所以会让老师知道,其实是她自己无意间透露出去的。

班主任有个已经上大学儿子,一直被沈笑偷偷喜欢,在偷考卷的事情泄露后,后者就去找前者倾诉过。

然前者毕竟是班主任的儿子,无意间,就有把事情泄露给当班主任的老妈,从而才产生误会。

当陈尘刚刚跳楼过后,沈笑还跑去问过班主任的儿子,但后者却失口否认,明显不想担责。

虽然之后真相还是有让沈笑知道,但这已经不关陈尘,或者江笑的事,谁让他的戏份已经杀青。

这不,在导演马丽文喊“过”之后,他就睁开眼晴的第一时间,就从地上的“血迹”中爬了起来,更是带着一股子番茄味。

谁让“假血”是由番茄汁加上红色色素调和而成,不能细看,也不能给特写镜头,要不然看起来就很假,将就着用。

可能不太专业,但这却是目前影视行业的一个常态。

再者真正专业的道具师,先别说请不请得起的问题,更主要还是国内压根就找不到多少真正专业的专业人士。

很快,江笑又看到马丽文走了过来,亲自给他封了一个红包,知道这是行业惯例的他,自然也没多犹豫的收了下来。

随之在客套两句后,他又径直离开片场的准备回去剧组所下榻的酒店,需要清理一下身上跟脸上的“血迹”。

…………

当天下午晚些时候。

“哎,江笑同学,你现在就要离组了吗?”

“对啊,账都结了,今天晚上十点钟的飞机,怎么了媛媛姐?”

过来结完账,并去给导演马丽文还有黄梅滢道完别的江笑,正欲离开组剧,到是没想到高媛媛会主动过来说话。

“没怎么,就想道个别,说声再见,好歹也一起拍了十几天的戏。”

事实上,高媛媛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何会主动过来跟江笑道别,下意识看到,下意识想来,下意识就来了,大概是这位与其他人相比起来,有点不太一样吧?

就平时,可以很自然的跟她进行交流说话,一点不显生份,那怕时常有点小气人,但并不会真惹人嫌,时而更有一些小幽默,都显得挺特别。

关键是,她还看到了一个影子……

总之,高媛媛心里大概并不排斥跟这样的一个男生做朋友。

“行,为了能再见,那我能向媛媛姐要个私人电话号码吗?”

临时起意,借着机会,江笑干脆就笑着跟高媛媛要起电话号码来。

也没别的意思,交个朋友而已。

“怎么,你就是这么理解‘再见’的含义吗?你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

不知不觉中轻咬着下嘴唇露出一个好看笑容的高媛媛,就打趣了江笑一下。

“再见再见,就是还要再见面,我一直都是这么理解的,这有什么问题吗?媛媛姐,给吗?”

轻耸肩的江笑,再次笑着回应道。

“那我只念一遍,你要自己没听清楚,或者没记住,可别怪我,听清了,我的号码是12……527,好了,念完了!”

一句话之后,高媛媛就用较快的语速,一口气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啊?多少来着,1299……然后呢?我只听到了520。”

见高媛媛说念就念,都没给自己留点缓冲时间,那怕有记住,江笑还是忍不住的调侃起对方。

“520你个头啊,是527。”

有关于520的谐音高媛媛还是知道的,因而在白了江笑一眼的同时,她又纠正起来。

“那还有两个数呢?”

“不知道,说了只念一遍,我才懒得管你的,实在不行,你自己回去慢慢试,慢走,不送。”

虽然语速确实不慢,但每一个数字高媛媛都念得很清楚,她才不相信江笑没听清楚。

就算真没听清,现在只差两个数字,如她话里说的那样,让对方慢慢去试。

反正说完这句话,她真就径直转身的回去片场,没再多看某人一眼。

见此,留在原地的江笑本人,轻笑过后也没再多说话,还顺势摸出了手机,一边离去,一边存好了电话号码。

…………

隔天下午两点左右,已经回到京城的江笑,就来到了国际电视总公司的大楼,与《红粉世家》剧组签定了演出合同。

总共有三十集,每集片酬是500块,共计十万零五千,税后,算是一个新人价。

这片酬里面估计还有点情况,不过江笑自然不会去管这么多,500就500,这年头,拍部电视剧能挣十万块,已经算是不错。

又不是十多年后,一个不怎么红的沙雕都敢要价7万。

总而言之,少管他人闲事,这也算他的一个人生领悟。

另外还得说一下,合同上虽然只有三十集的集数,但等到真正播出时,估计集数会远远超过三十集。

这同样算是一种潜在规则,像那种七八十集上百集的电视剧,合同上面肯定是没有那么多集数的。

再者一个,电视剧演员的片酬计算方法也各不相一,有按集数算的,也有按拍摄时间打包总价算的,都不足一而论。

像是配角的话,还得按出镜多少场为一集,再来计算片酬,并非说,只要你露一个脸就能算一个集。

这个显然是不可能的,片方也不是没有智商的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