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辞见男人眼神里还带着血丝,有些心疼。

霍慕沉摁了内铃,倒一杯温水喂她喝下去。

一杯温水下肚后,宋辞喉咙里的疼还好了那么点,不太难受了。

“……我睡了多久?”

闻言,霍慕沉低头看了眼腕表,面色依旧严肃:“距离昏迷,已经十三个小时三十二分四十六秒。”

宋辞:“……”

她睡了那么久?

“睡傻了?”

“一直在这里?”

宋辞脸色懵懵的,然后就看见几个女护士进来为她检查身体。

女护士进门,刚好也听到宋辞的问题,忍不住羡慕道:“小姑娘可是个有福气的,老公在昏迷期间一直都在这里寸步不离的陪着。”

闻言,宋辞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一般,嘴角咧得大大的,像个笑脸。

炯炯有神大眼睛美女长筒白袜子暖系私房写真

只是她一扬唇角,脸蛋也被扯得生疼,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霍慕沉看脸色惨白,伸手拽开她的手臂,又为她顺气:“伤口没好,别乱动。”

说着,他又为拿起冰袋,轻轻为宋辞敷着红肿的脸颊。

顿时,丝丝扣扣的凉意传来,宋辞悄悄问道:“我脸有没有肿成猪蹄?”

“现在再想这个问题有点晚。”霍慕沉搂住她肩膀,让她靠在怀里。

宋辞委屈哀怨的看了一眼。

霍慕沉微微叹气:“无论肿成什么样,我都喜欢。”

声音浑厚有力,惹得门口偷窥的小护士们一阵害羞又羡慕,又更加羡慕床上的女人。

女护士看两人亲密互动,轻声安抚道:“不用担心,这脸上的伤口不是很严重,主要是大腿上的伤口比较严重,需要静养两三天。伤口虽然不深,但是要每天都要消毒。不过也不用害羞,昏迷这段时间都是老公亲自帮上药,都不允许假手到我们手中。”

说完,她眼神还特意瞥向宋辞受伤的地方,惹得宋辞更加尴尬。

女护士看宋辞害羞得如同小媳妇儿,没有再看,而是转身拿着药箱就离开病房了,顺便把门口的小护士们都赶走。

她当时为自保胡乱刺中大腿,但万万没想到三四下伤口都是大腿根,一个比较隐秘的部位。

等房间内安静下来,宋辞才悄悄抬起头,脸颊红扑扑的问道:“霍慕沉,是帮上药的?”

那要多害羞的啊!

“恩。”

闻言,宋辞心跳砰砰的,无力的身体靠在他胸膛里,脑海中浮现过昨晚所有的事,仍然觉得心有余悸。

她抬头,看向霍慕沉:“老公,昨晚……他们没碰到我。”

“我知道。”霍慕沉仍由她靠在他身上,看着她懒懒的没力气的样子,眼底浮现过一抹杀意。

“老公……”

“闭嘴,医生让少说话。”霍慕沉呼吸摒住,不想和宋辞说话。

宋辞靠在霍慕沉怀里,感受到他身体绷直,呼吸粗重,尤其她脖颈凉飕飕的,立马小声道:“老公,生气了?”

霍慕沉蹙眉:“觉得呢?”

这肯定是生气了!

“霍慕沉,昨天的事情,是意外。”

“意外?”霍慕沉冷呵,无视女人眼巴巴抛过来的可怜兮兮的小眼神,但又把被子朝上面拉了拉。

宋辞深深吸一口气,才一字一顿道:“我被人下药了了,当时我被推进那个房间里,我没办法才这么做!”

头顶气息忽然凝重。

“没办法去做,就去捅自己几刀是不是!”霍慕沉突然低吼,整张脸埋在她颈窝里。

宋辞感受到从霍慕沉身上传递而来的颤抖,她轻轻咬唇:“对不起……我错了。如果我不自己捅自己,顾晴佳一定会把我推进去的,我不想……”

她眼眶也泛红,眼泪顺着睫毛狠狠砸在霍慕沉的手背上。

这样的道歉没让霍慕沉有半点愉悦,反而让怒气更高,几乎燃烧了整个宋辞。

霍慕沉薄唇紧抿,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他抬头,一字一顿,字字如刀:“宋辞,知道不管怎么样,我要的都是!就算没办法抗衡,我也要活着,安安全全活着待在我身边懂不懂!”

宋辞心里‘咯噔’一下。

刹那间,宽敞的病房里气氛突然绷紧,压抑令人窒息。

空气里默了几秒。

宋辞忽然回抱住霍慕沉的脖颈:“我懂我都懂,我会活着,我好不容易才活着回到身边。”

“懂什么懂!”霍慕沉低吼出声,声音发紧,嗓音哽咽:“我看就是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

宋辞贝齿咬住下唇,又知道自己理亏,就更加不敢顶嘴了。

“老公,我真不是故意伤害到我自己,而且顾晴佳比我更惨,她想算计我,却反手被我推了回去。”宋辞小声嘟囔道。

霍慕沉闻言,唇角被冷寒压住,浑身散发着戾气,眸光冷冷的盯着她:“这么说,很得意?”

“……”

宋辞可没有半点得意,只是觉得顾晴佳自食恶果,就是不知道她被自己的药折磨成什么样了。

霍慕沉深眸盯着她:“无话可说了?”

“不是。”

“那接着说。”

霍慕沉看着她,好似在说:“接着说,我看看还能编出来什么借口。”

“我今天是有目的的,我事先告诉管家了。”宋辞的脸贴着他,耳朵有点烫。

“说说,什么目的?”霍慕沉语调冷漠。

“我……”

闻言,宋辞小脸一垮,习惯了霍慕沉教训她和教训孩子毫无两样的态度。

但此时此刻她却无法开口对霍慕沉说,她活了两辈子的事。

上辈子顾晴佳和宋嫣然对她用这种药,这才导致她刺杀霍慕沉,让两人最后以悲剧收场。

她只是想把所有隐患都解除干净,不能再对霍慕沉有一丝威胁,就想直接收拾了顾晴佳,但万万没想到顾晴佳比她想象得还要疯狂。

“顾晴佳先前给我下了药,我气不过,今天就是故意教训回去的!”

“所以的教训就是把放在危险的境遇里,然后自己送上门等别人KO?”霍慕沉挑挑眉,心里总算是舒坦点。

但也没比刚才好到哪里去。

至少这丫头的想法还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