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士卒进来,送上笔墨伺候巫王写字,蒙绕赤龙就不好意思在旁边看着巫王写,而且是写给自己的封赏,只是巫王没叫他离开,自然也不好离开,只得走到沙盘边,细细地看那沙盘,特别是齐云山脉一带。

他从麻林龙的记忆中,得知当年在齐云山脉生活过,每次暗杀端正王朝人之后,都要逃到这一带,躲避一些日子。

只是现在看这些地方,他不是以普通人的眼光来看,而是以一个将军的眼光来看,关注发生战斗时,应该在什么位置阻击端正王朝人,对自己更加有利。

似乎没有过多久,感觉巫王写好了文件,便转身看过去,发现巫王已经站在自己身边,手里拿着一叠文件,还有一把刀鞘上镶嵌了宝石的腰刀。

做为一名士卒,注意力自然是在兵刃上,何况那是把造型奇特的腰刀。整把刀只有二尺多长,刀柄处宽厚,越往刀尖处越窄,一直到刀尖才有一点弧度,这是把跟麻林龙夺命刀截然不同的刀。

巫王看他的目光在自己手中的腰刀上,便笑了笑,将手中的刀递了过来,道:“这是我少年时期用的一把刀,有宝器的水准,你在天覆之地帮巫族国独挡一面,我却不能给你更多的支持,只能送你这把刀,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

蒙绕赤龙一听,忙道:“为巫族国守疆土,本来就是我的责任,这不需要赏赐,而且巫王已经给了我很多,我怎么能夺巫王所爱。”

巫王又笑起来。“就你会说话,这把刀是我这个阿叔给的,不可推辞,拿着!”说完把刀拍在蒙绕赤龙手上。“看看,可喜欢这把刀,这是我当年最喜欢的一把刀。”

听巫王这样说,蒙绕赤龙抽出那把腰刀,发现宽厚的刀身上,竟然刻了一只正在怒吼的熊,其他地方却没有字。这使蒙绕赤龙有些疑惑,做为宝器,这把刀应该有自己的名字,所以抬头看向巫王。

巫王呵呵笑着,指着那只怒吼的熊,道:“这就是这把刀的名字,叫怒熊,也是我独有的标记,我所有的兵器都叫怒熊,你有了这把刀,见官可以高一级,只是对有爵位的人可能不行。我怕到时有人为难你,特意为你准备的。”

蒙绕赤龙虽然怀疑巫王刚刚说仡轲家族的事,可对大力支持自己的巫王,还是心存感激的,便行礼道:“谢谢阿叔!”

他在跟巫王对话的这段时间里,已经知道什么时候喊阿叔显得亲近,什么时候喊巫王显得严肃。

俏皮可爱女仆装少女清新写真图片

巫王呵呵笑着,将手里文件也随意地递了过来,根本没有第一次任命子爵时的慎重。“这个你收好,不只是你的身份,也是我们将来调动你战斗的凭证,要是有人找你麻烦,你可以拿出来说话。”

蒙绕赤龙接过东西,收进储物袋,而那把怒熊刀却是挂在腰带上。

巫王看他收拾好,手指着沙盘道:“我看你刚才在看齐云山脉,我也看了好些日子,如果我们再跟端正王朝人发生战斗,你觉得应该在那里摆开战场?”

刚才蒙绕赤龙在看的时候,其实在想这个问题,所以到没有犹豫,随手操起沙盘边摆的一根木杆,便在沙盘上指点起来。

“巫王,虽然齐云山脉有不少地方跟巫族国相连,但大多数地方不只是行路难,也无法摆开战场,到是这两条峡谷出来,是一片平原,是一块能摆开战场的地方。而我们这么想,端正王朝人也会这么想,所以我认为只要守住凝云峡谷与龙潭峡谷,就等于守住了齐云山脉,就算端正王朝人比我们多,也能守上十天半个月的,有调兵支援的机会。”

巫王叹了口气,道:“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可这次战争端正王朝人还是突破了凝云峡谷,在平原上跟我们大战,致使我们巫族国伤亡惨重,已经无力再战。”

蒙绕赤龙却笑起来,大声地道:“巫王,我们这次战争会吃亏,是士卒的装备与经验不如他们,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倚天城造出了弩炮,还有火、药,再跟端正王朝人打就不会吃亏。只要把参加过战争的老士卒,派去训练新兵,组成几支精兵,给他们配上防守的武器,靠弩炮、火、药这样的装备,我就不信守不住齐云山脉。”

巫王的眼睛亮起来,笑道:“你看,我还是把你的功劳给忘记了,你说的这些东西,可都是跟你有关系,现在想起来,你可是为巫族国做了不少事。”

蒙绕赤龙根本不在意功劳,只想鼓起巫王的斗志,要巫族国为后面的战斗做准备。“巫王,我们有两到三年的时间,这些时间可以做很多事。三年足以让一个新士卒成为富有经验的老士卒,我们可以在峡谷布满弩炮跟火、药,让端正王朝人不能踏入巫族国一步。”

巫王听蒙绕赤龙这样说,不禁兴奋起来。“听说你在山林里,成立有一支精锐营,我们可以组建这样的军团,士卒至少达到人巫,将军要有天巫的水准,这样就有个大陆上最强大的军团,就算端正王朝人能突破防线,我也有能力把他们压回去。”

蒙绕赤龙也兴奋起来,指着两条峡谷道:“巫王英明,我们要想防住端正王朝人,就应该从修建城墙开始,而且还不是一道,至少要有五道,使端正王朝人冲不起来,我们可以在城墙外布上符阵与火、药,给端正王朝人最大的杀伤,使他们无力踏进巫族国土地。”

“不错,这样看上去虽然一直在防守,却能很好的压制端正王朝人进攻,给予他们最大的杀伤,同时还可以保护我们的士卒不被端正王朝人伤害。对了,听说你们还弄了个灵巫师群攻,这其中有什么讲究?”

俩个人就站在沙盘边,讨论巫族国今后几年的军备,以及对端正王朝人的防备。只是这一次不只是说说,送笔墨的士卒并没有离去,而是把他们的讨论记录下来,也许后面就是整个巫族国的行动纲领,这意味着蒙绕赤龙已经参与巫族国的治理之中。

也不知说了多少时间,俩人的信心越来越足,只是蒙绕赤龙说得口干舌燥,巫王也觉得疲惫,因为今天做的事与想的事太多。

这才使俩人停了下来,对视一眼后,不禁大笑起来。

笑过后,巫王道:“今天受益匪浅,我们所说的军团,已经不是原来的军团作战方式,我看可以叫新军团。”

蒙绕赤龙还保持着自己的兴奋,因为这一番交流,使他对自己的赤龙军团有了完整的想法,至少要增加新的兵种,军中的远程攻击不只是辅助兵种,而应该是主力。

“对,我们就组建这样的新军团,到时候一定会让端正王朝人大吃一惊。”

巫王点点头,拍了拍蒙绕赤龙肩膀,道:“今天所说的我都记住了,这阵子谈判不结束,你可能还走不了,你要是有什么新的想法,可以直接进宫来找我。”说着摸出一块腰牌,递给蒙绕赤龙。

“这是进宫的腰牌,你收好了。”

蒙绕赤龙却在不能离开的事上纠结。“巫王,我现在不参加谈判,为什么不能回去,山林里的人还在等着我,我们还有很多的事要做。”

“不是我不让你离开,你终究是这次谈判的关键。我担心端正王朝人达不到目标,按规矩得换地方再谈,他们会提出要你参加的要求,要是你走了,不能参加谈判,不但是巫族国失礼,也担心他们会找麻烦。”

蒙绕赤龙嘀咕道:“失礼就失礼了,他还能拿我怎么样啊!”

巫王笑道:“赤龙,谈判可是国家层次的,你现在代表的是国家。虽然我们都知道双方还要打一场,可面子上还要说得过去。”

听了这话,蒙绕赤龙没有说话,巫王又拍拍他,道:“你今天应该累了,又是骂人,又是打架的,还陪我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我很高兴。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我得把刚才说的好好消化一下,理一个新军团的章程。”

蒙绕赤龙很自觉,知道自己要离开了,便向巫王行了礼后,从大厅里走了出来,刚出那大门,就有士卒迎了上来,恭敬地道:“伯爵大人,这边请,我送你出宫。”

蒙绕赤龙感谢了一声,便跟着那士卒出宫,只是刚刚走出宫门,就见满天叶站在台阶上,背对着自己,很有兴趣地看着宫外。其他的守宫士卒,似乎跟他一样的状态。

他有些好奇地走过去,伸头朝王宫外广场看去,就见有两拨人在对峙,一拨是穿着盔甲或者粗衣的人,还有一拨是穿着精美服饰的人,而且在两拨人中间正有人相斗。

蒙绕赤龙惊叫一声,就要冲过去,因为那两拨人中间穿盔甲的都是他的亲卫,相斗的俩个人中,有一个是蒙绕灵狼。

听到惊叫声,满天叶回过头来,看见是蒙绕赤龙,便笑嘻嘻地伸手拉住了他,道:“不要紧张,让他们玩一会。”

蒙绕赤龙挣脱那只手,急急地道:“你什么意思?他们都已经打起来了,你也不去阻止。”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