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屋内大部份人江笑都能认得,但在现实中,不少人还是第一次见面。

再者对方也未必就认得他,所以进屋后,导演徐刻就站了起来,开始逐一为他介绍起除开刘得华跟范彬彬之外的其他人。

众人自然也都一一给予他热情的回应,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如此之下,他还知道了剩下几个不认识演员的名字,一个叫周群达,一个叫蒋怡,一个叫沈正轩,分别饰演电影中“画家”四个手下中的另外三个。

其中周、沈两人于江笑来说,确实一丁点印象都没有,包括名字,估计未来也没怎么红过。

到是蒋怡,名字虽然也不太熟,但他在某一瞬间有认出对方来,好像是成茏《新警察故事》中饰演吴宴组女朋友的那个女演员?

不管是不是,好像也不是特别重要,今天众人提前见面,主要还是为了先相互认识一下,好方便接下来的拍摄。

直至中午时,众人又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

待到下午,江笑还继续跟徐刻、刘得华聊了很长一段时间,话题自然都围绕着电影。

反正不知不觉中,天都快黑了,三人才结束话题。

随之刘天王还主动请客,带他与跟在他身边的小刀妹子去吃了香江的一道传统名菜,叫桥底辣蟹。

香味浓郁,蟹肉入味,口感也很好,冬天吃这东西还能驱寒暖胃,非常不错的选择。

靓丽清纯小妹海边清爽写真

完后,刘得华还用保姆车先把他与赵莉影送回了酒店,接着再自行回了家。

不过刚回房间洗了一个澡的江笑,就有听到敲门声,待打开一看,发现竟是范彬彬。

且在他都还未开口时,对方就有抢先开口道:“哎,江大帅哥,下午你去那里潇洒了?连人都找不着?”

“你找我干嘛?”

听到这话,都没多想的江笑,马上就有反问道。

“找你……还能干嘛,出去玩呗,我在香江人生地不熟的,也就跟你熟一点,不找你找谁?”

“我说彬彬姐你还想着玩呢?有这个闲心,多琢磨一下剧本不是更好么?明天就要开机了!”

“我有做功课,但没必要赶在这一天吧,适当放松一下,不是更有利于拍戏么?没想到你这么古板啊?”

把双手一操的范彬彬,便调侃起江笑道。

“得,那这会儿你不会还想找我出去玩吧?”

没跟某女继续争论这个话题的江笑,很快就再次反问道。

“猜对了,还不到九点钟,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出去玩不是很正常吗?”

听到江笑主动说起,范彬彬也顺势就接话道。

末了,更是继续补充道:“时间这么早,你确定你睡得着?”

“那你打算去那里?”

还不到九点就睡觉,确实有一点早,想了想的江笑,觉得出去溜达一圈也行。

“维港怎么样?那里看夜景正好?”

“成,那就维港,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要不你顺便叫一下隔壁房间我助理,一会儿一起去。”

一句话之后,正待转身的江笑,又想到了小刀妹子,干脆就让范彬彬帮忙叫一下。

“别呀,叫什么助理,就我们两个人去不是挺好的吗?”

见江笑竟然还要叫上助理,范彬彬也是有点无语,要不要……

不过刚想到这里的她,忽然又有点奇怪的看向男人说道:“哎,江笑,不对啊?你说你对你的助理是不是也太好了一点?”

“竟然让她住你隔壁,而不是下面的普通房间,剧组能给你报销房费吗?”

“你该不会是跟那个长得还挺可爱的助理有一什么吧?”

“我,不管有没有,跟你有啥关系啊?”

差点呛到的江笑,也是没太料到范彬彬会来这么一通话,只能说,这女人有时候就是敏感,随便一说,基本上就已经接近真相。

对此,觉得完没必要回答的他,当即就用回怼来掩饰。

“啧啧,你看你这反应好像是真有啊?你这是带助理还是什么伴?真没想到你是一个这样的人。”

从男人这个反应中,范彬彬至少有七成把握,她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

并在心里觉得,江笑这家伙,真是,真是……

“行行行,就算被你看穿了,那你就离我远点,自己一个人去维港吧!”

本来有意辩解两句的江笑,转而一想,就觉得没必要,没必要在乎范彬彬是怎么想的。

“别呀,你的私事是你的私事,我管不了那么多,也没资格管,队非我是你女朋友,不过要真是,我肯定一巴掌就跟你甩了过来,你怎么不对粉丝下手。”

“算了算了,我不说了,你快换衣服,我等你,不过助理这一次就别带了,下次再找机会,我不想当你们之间的电灯炮。”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范彬彬确实不太想多个人一起出去玩。

加之真要带,人家两个本来就有问题,如话里所说,她可不愿意真当电灯炮。

想想人家手牵手,她则傻呼呼的跟着,那画面简直证明她有病才会跟着。

总不能说,她也跑去牵着江笑另外一只手找回平衡吧?

“……”

闻言,见范彬彬连“电灯炮”都已经说出来,江笑还有什么好说的。

…………

不到半个小时后。

“哇,这里真漂亮,像是电影里面的场景一样。”

双手搭在铁护栏上的范彬彬,看着整个维港的美景,就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第一次新鲜,多来几次也就那么回事,你知道什么是旅游的真正含义吗?”

想到一个段子的江笑,便借机反问范彬彬道。

“什么叫旅游?旅游就是旅游啊?还能有什么真正含义?”

不太明白江笑为什么要说这话的范彬彬,当即就回应道。

“那我告诉,旅游真正的含义就是在自己生活的地方呆腻了,然后跑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花光自己的积蓄,然后再回到自己呆腻的地方,继续存钱。”

轻耸肩的江笑,也没故意绕弯子,很快就把答案揭晓了出来。

“噗嗤!”

待听清江笑到底说了什么之后,范彬彬也是瞬间就有笑出声。

这话听着像是歪理,但仔细一品,似乎又有一点那么回事。

“看不出来,你还挺幽默的。”

笑过之后,范彬彬又再次开口道。

“对于我,你看不出的东西还多的是。”

也把双手搭上铁护栏的江笑,就看向维港远处的回应道。

“包括你上次想扌莫我的良心是吗?”

“呃……”

很意外的江笑,没料到范彬彬又提起了上一次的事情,难道对方已经悟透内涵?

“呐,我良心在这儿,来啊?”

拍了拍自己“良心”的范彬彬,就看向某人的开口道。

加之因为冬天的衣服比较厚,她还主动拉开了外套的上半截,把里面薄线衣给显现了出来。

上一次这家伙跑的快,今天是不是要算个总账呢?看你敢不敢,哼!

“这样不好吧!”

对于女人的这一举动,江笑那能不清楚对方确实有明白过来“良心”的内涵。

“我都不介意,你怕什么?是不是男人啊?”

心里觉得江笑应该不敢……呃,刚冒出这样念头的范彬彬,大概打死也没料到,一只手突然就伸过来扌莫住了她的“良心”。

这人……还,还,还真敢啊?

不是幻觉,她很肯定自己的“良心”上多出了一只突兀的手,正是来至于某位江姓男子,让她还有点小异样。

“啪!”

愣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回过神来的范彬彬,就一巴掌打到了江笑的手臂上。

旋即还脸颊发烫的瞪着对方,开口道:“你,你流氓啊你?”

“我是男人,为了证明我真的是个男人,我不伸手也不行啊?明明是你自己作。”

“希望这事可以教会你,不要随便对一个男人说你是不是男人。”

收回手的江笑,就弓虽行解释了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