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

苏莫眸中精光一闪,这是三人一伙?还是在相互追杀?

苏莫面现沉吟之色,他没有急着行动,仔细观察了一番三个人的速度,发现奇快无比。

“什么修为?”苏莫暗暗猜测,这三人的速度,远超一般的真罡境的武者,但感觉又不如真玄境的武者,让人难以判断修为。

当然,这三人也有可能是像之前的黑禅一样,乘坐了强大的飞禽类妖兽。

不过,这三人却并不是向苏莫所在的方向而来,而是前往另一个方向,路过了苏莫方圆万里的地域。

片刻之间,三个绿色光点消失了,离开了苏莫方圆万里之内。

苏莫眸光一闪,这三人居然没有过来,那他就跟过去。

嗖!

毫不犹豫,苏莫身形一闪,刺破长空,急速追了过去。

既然发现了别人,他自然不能错过,随着修为的不断恢复,他的底气也越来越强了,混沌之力的强大,让他充满了信心。

不停的追逐,不过三个绿色光点早已经消失了,苏莫只能沿着三人离去的方向,不断的飞行。

娇俏眼镜嫩模令人着迷

修为恢复到了真罡之境,他的速度大大的提升了,速度非常快。

当飞行了半个时辰之后,苏莫眼眸一亮,他的玉牌之上,再次的出现了两个光点。

这两个光点,都是在同一片位置,属于禁止不动的状态。

“不是刚才的人!”

苏莫眸中闪过淡淡的精光,这两个光点的位置,明显不是之前的三个光点前进的方向。

苏莫方向一转,立刻向这两个光点的位置飞去。

不多时,一座庞大的城池,出现在苏莫的视线之中。

此城方圆数百里,城墙高大,巍峨雄壮,坐落在一处山脚下。

“部在城中!”苏莫心中沉吟,这两人都在城中,不知道是一伙的?还是互为对手?

苏莫稍稍放慢了速度,直接向城池飞了过去。

不多时,他便来到了城门之前,畅行无阻的进入了城中。

一个在城西,一个在城东。

苏莫按照玉牌上绿点,判断出了这两人的大概位置,既然不在一起,那就是互为对手了。

此城颇为繁华,人口数百万,城中的武者,修为并不弱,真灵境武者比比皆是,真罡境武者也偶尔能看到。

苏莫大步而行,直接向着其中一个绿色光点的位置行去。

不多时,他便来到了一座恢弘的府邸之前。

这座府邸占地千顷,气势恢弘,门前还有数名护卫,个个都是真灵境一重的修为。

房府,这是此府邸的名字。

嗖嗖嗖!!

苏莫刚刚到来,府邸之中便身影闪烁,飞出了七、八名武者,瞬间将他包围了起来。

这七八人,清一色部是真罡境的修为,为首的中年人身形高大,膀大腰圆,修为是真罡境五重境界。

“小子,居然擅闯我房府,是你束手就擒,还是要我们动手?”为膀大腰圆的中年人冷视着苏莫,大声喝道。

苏莫却是并未理会中年人,深邃的目光,望向府邸深处,朗喝道:“我知道你在府邸之内,难道还需要我将你揪出来吗?”

膀大腰圆的中年人见苏莫无视他,顿时脸色一沉,一名小小的真罡境一重武者,居然敢无视他?

“苏莫,我们进水不犯河水,你还是速速离开吧!不然你也讨不了好!”浑厚的声音从府邸之中传出。

府邸深处,一座大殿之中,伫立着两道身影。

其中一人,是一位头发略显花白的老者,另一位则是一名白袍青年。

此刻的白袍青年,面色有些发苦,他没想到苏莫居然来到了这里。

他虽然也是天才,但是可没有胆量,和苏莫同阶一战。

好在,之前为了对付城中那名飞灵族之人,他拉拢了这些房家的人,勉强能挡一挡苏莫。

“你认为这可能吗?”

苏莫冷笑一声,朗声道:“限你三个呼吸之内,自己走出来,不然我荡平这座府邸!”

苏莫的声音霸气森然,不留有任何的余地。

“什么?”一众包围了苏莫的强者,闻言均是脸色铁青,面前的这个小子,居然扬言荡平他房家的府邸,简直是狂妄无知。

“小子,我看你是找死吧!”膀大腰圆的中年人立刻大怒,手掌一翻,猛然一拍,一道浑厚的掌印便向苏莫身上轰杀而来。

“不知死活!”

苏莫眸中杀机一闪,手中长剑一挥,一道犀利的三色剑气瞬斩而出。

这一剑,苏莫都没动用混沌之力,一名真罡境五重修为之人,还不需要他动用混沌之力。

嗤!

剑气一闪而过,瞬间斩碎了掌印,直接斩在了中年人的身上。

噗嗤!

血光乍现,鲜血喷涌,中年人的手臂立刻被连根斩了下来。

啊!

中年人口中发出一声惨叫,身形立刻急速暴退,脸色瞬间就苍白了下来。

一众包围苏莫的强者,个个脸色狂变,不由得急速后退。

这个真罡境一重的小子,战力居然如此可怕,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中年人的眸中,尽是骇然之色,他还从未见过战力如此可怕的真罡境一重武者。

府邸深处的大殿之中,白袍青年脸色变换,急思脱身之法。

“小友,外面这人真的这么恐怖吗?”

白袍青年身边,那名头发略显花白的老者,皱眉问道,他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真罡境一重武者,这到底是什么妖孽?

“房家主,只要你能帮我挡住他片刻,我便送你一门皇级武学!”白袍青年沉声说道,老者是真罡境七重的武者,应该能挡住苏莫片刻。

“皇级武学?”老者闻言顿时眼眸一亮,这可是皇级武学啊,他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武学。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老者重重的点了点头,这种武学对于他来说,有着天大的吸引力,就算很危险,他也不会拒绝。

“房家族莫急!”

在老者正准备行动之时,白袍青年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要急着出手,他还有一个办法。

府邸之外,苏莫脸色冷漠,见对方还不出来,他便失去了耐心。

“既然你不知趣,那别怪我无情了!”苏莫冷喝一声,手中长剑光芒爆闪,便准备出手了。

“且慢!”

就在此刻,府邸内再次传出了声音,道:“苏莫,城中还有一人,你不想知道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苏莫冷冷的问道。

“巫族之人!”

“巫族之人?”苏莫闻言,眸中精光一闪。

“不错,他现在已经离开了城中,正在逃走,你再不去追,就来不及了!”府邸中的声音告诫道。

苏莫闻言,立刻取出了玉牌,一看之下,果然如此,玉牌上的另一个绿色光点,正在渐渐远去。

显然,对方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自认不敌,第一时间逃离了。

“我说的不错吧!你和巫族苦大仇深,难道要放任其离开吗?”府邸中的声音道。

苏莫略一沉吟,心中冷笑,他可不相信对方的话,先不说那人是不是巫族之人,就算是巫族之人,他现在再去追,也不一定能追上了。

面前就有一人,能让他恢复修为,他怎么可能舍近求远?

“出来吧!”

苏莫手臂一挥,一道长达十丈的三色剑气,顿时怒斩而出,直劈前方的府邸。

轰隆隆!!

剑气斩过,一切都被斩开,犀利的剑气所向披靡,斩开一座座建筑,直劈府邸深处的白袍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