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程耀阳不敢置信的转头。

一向眼高于顶的父亲,竟然能服软?

沈家这种商贾之家是有钱,可终归是商人,与他们这些政界的人有很明确的阶级之分。

本以为说几句软化,沈家便见好就收了,没想到沈安安竟敢让他下跪!

还有那个沈正,是铁了心的惯着沈安安。

“愣着干什么!跪下!”

不由分说,程远达照着儿子的膝盖窝就是一脚。

程耀阳不查,扑通就跪了下去。

愤恨的神情眼看着就要爬上脸,生生儿的让程远达一个严厉的眼神给压了下去。

莫大的羞辱让程耀阳脸色冰冷,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透露出怒气,“安安,现在你满意了?”

沈安安漠然的看向他,用身的力气忍住狂笑的。

满意?呵呵,程耀阳,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纯美少女树间休息

见沈安安不说话,褚冰清有点儿着急,“安安,你看耀阳都承认错误了,就让他起来吧!”

沈长山也话了,“安安,耀阳已经诚意道歉了,你别小孩子脾气,还不赶紧让耀阳起来,家人都看着呢,一直让人家跪着像什么话?”

沈安安眼圈红着,眼泪依旧就眼眶里打转,随时都能哭出来,可见不是一般的委屈。

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吐出去,才再次看向程耀阳,“那女人是谁?”

“安安,这些话我单独跟你解释成吗?”程耀阳膝盖麻,焦躁言道。

现在人没查到,他不敢贸然说什么,怕以后圆不上。

“你不敢说?还是想保护那个女人?”沈安安一针见血的问道。“安安,难道非得鱼死网破才行?这本来就是一个误会,三天之内,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你就不能给我些时间向你证明吗?”程耀阳已经拿出了极大的耐性,如果沈安安再无理取闹,他真的不保证

能做出什么决定。

沈安安瞥过去一眼,知道已经达到了程耀阳的忍耐度。

戏还得慢慢唱,她不会这么轻易就让程耀阳和顾婉柔好过。

深深的叹息一声,不甘却也不忍,“好,那我就给你三天时间!至于婚礼,还是无限提推后吧!”

“安安,你不是原谅耀阳了吗?婚礼咱们可以随时办啊!”褚冰清有些着急的说道。

沈长山也反对道,“什么叫无限期推迟婚礼?这不是你们两个人的事,这是两个家族的事,你不是小孩子了,要懂得轻重!”

程远达与褚冰清也赞同的点头。

沈安安脸色淡漠,“伯父,伯母,这是能做出的最后让步。”

沈家人听了都心里着急,婚礼无限期推后,那么就代表两家合作的项目也都会停滞,这其中的损失怎么能因为沈安安受这一点委屈就搁置的?

“啧啧啧,这叫什么让步?安安,不是二婶说你,这就是你不懂事了,当初你死命追求耀阳的劲头哪里去了?现在做这么绝合适吗?”齐芳菲站出来,端着长辈的模样,句句挑拨。

一想到昨晚沈安安打了自己闺女的事就气的牙根痒痒,现在不吐不快。沈安安一记眼刀甩过去,“二婶真是说得轻巧,如果今天受到伤害的人是若兰呢?您还会这样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