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应到从他头顶上离开的一行人,张冥也慢慢深下心来,开始重新炼化那精神力中带着的一丝异样。

时间过得很快,当东方也开始有些发白,第一缕阳光朝射出来的时候,张冥缓缓从泥土中冒出头来,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发现没有人,这才部冒出来。

一口浊气也被他狠狠的吐出来。

不过,当他吐出这口因为精神上炼化的浊气时,他才发现,这浊气竟然带着丝丝的粉红,而且看起来,相当的妖艳。

“这是……”张冥再笨也知道,那平安一条街并不是那么好进的,甚至可以说,那里相对现在的他来说,的确是相当的危险。

“咝咝咝!”

还在他想其他问题的时候,他面前那带着淡淡粉红色的空气竟然如同雪塌一样,在这阳光下,直接被消融干净了。

好像这一抹淡淡粉红色的空气并不存在一样,要不是从他自己的口中吐出来,他还真以为是他眼花了呢。

“这是什么东西?到底又是什么东西呢,难影响人的心志,使人的精神都会受到一定的污染。”张冥一边想着,一边把他的精神力向着空中伸去。

当太阳照到那无形的精神力之时,张冥只感觉到他的精神力被炼化一般,变得更加晶莹透明起来。

同样也变得越发的圆润,使用起来,再也没有像昨天晚上那样,有些生涩。

再一次向着平安一条街走去。

娇小玲珑清纯美女唯美梦幻写真

当他走到平安一条街的时候,昨晚那种想入非非的想法早已经烟消云散了,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

而两边的店铺中,不时出现几个男女的身影,女的脸上有些憔悴,男的一脸的疲惫,甚至还不时摇摇头,然后重振精神。

甚至有人在路边大吃一顿之后,又变得生龙活虎,好像昨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那脚下的虚浮还是出卖了他们,但看这些人的脸上,并没有看出多少的失落,相反,还带着更多的满足。

“我的天!”

张冥可以想象到昨天晚上,这里发生了什么,也可想象到这里多少天来,一直如此。

摇摇头,把心里的那种不快直接从他的心底抹除,然后回想学校给出的任务之时,那胡振林的样子。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摸索,张冥也发现,他的神念与王境的精神力不同,他的神念更居有一定的隐藏性,甚至王境也最多有一些感觉,但也不会发现到他。

只要小心一点,张冥可以肆无忌惮的用他的精神力扫描每一寸土地。

神念如同一张网一样,直接向着四周部扫了过去,从上面,到下面,半径一公里的神念范围,也差不多达到了这条街的三分之一左右。

男人,对方是男人,张冥自然优先进行扫描。

半分钟后,张冥脸色古怪,同样也是一脸的失落,竟然没有找到。

又向前慢慢的走着,他的神念也如同网一样,不断的向前罩了过去,张冥的速度很慢,不光走路的速度很快,就连神念扫描也很慢。

“还是没有,到底是跑到那里去了呢?”

张冥的心里也没有多少的底,就在张冥继续向前扫描的时候,突然,张冥的神念直接受到了什么东西阻挡一样,在前方一个建筑之中,根本进不去。

远远的,甚至直接把张冥的精神力抵挡在外面。

很快,张冥便看到了前方的那个建筑是什么,原来就是他一直以来要找的平安酒吧。

整个平安一条街,就是因为这座酒吧而得名,甚至以这个酒吧而带来了生意兴隆。

只是,整个平安酒吧好像有着什么特殊的精神防御一样,把它部包裹在其中,让他的神念想要查探也无从进入。

“蛇神教,真是一个不小的教派,竟然在这里建了这样一座平安酒吧,看来,意义深远啊!”张冥轻轻的惦量了一下自己的斤量,还是决定先找这胡振林要紧。

当越过这座酒吧的时候,张冥的脸上更是古怪起来,脸上更是充满了一种难以说出的玩味。

“竟然扮成一个风尘女子,本事啊,绝对是本事啊!”

在他的神念之中,在平安一条街最东边倒数第二幢楼的二楼,竟然有一个女人,更准确的说是男人,正优雅的坐在那里品着美味的茶。

要不是张冥的精神力非常强悍,还真不会发现,这一张与众不同的脸上,竟然带着一张女人的人皮面具。

甚至连他的身材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如果走出去,绝对没有人说他是男人,绝对是一个大美女。

很快,张冥也很轻易的来到了胡振林的面前,眼睛有些好奇的打着对面的胡振林。

“这位小哥,不知道你翻窗进来,是想……”声音却是那么清脆,还带着丝丝的妩媚。

那举手之间,好像带着一种莫名的诱惑。

“唉,胡先生,你这样装扮,不累吗?学了这样的动作,做女人,有做男人好吗?”张冥摇摇头,然后笑着打量起了这个胡振林。

“这位小哥,你是不是弄错人了,我是马慧芳,这就是我的身份证,我想,你一定是……”镇定的胡振林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好像早已经准备好的身份证就要甩给张冥看。

“精神催眠!”

“精神干扰!”

就在他刚刚要拿出身份证的时候,张冥的精神攻击直接浸入到了胡振林的大脑,身体一晃,身形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之上。

然后,胡振林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撞到了后面的墙上,发出了一阵轰鸣的响声,然后身有些瘫软的顺着墙壁滑了下去。

而就在此时,张冥整个人一个直接向下面倒去,就在他刚刚倒下的时候,对面胡振林的胸部直接射出了至少有二十根细针,每一根上面都带着蓝幽幽的寒光。

一看便是浸了毒的那种毒针,即使不是见面封喉,也相差不远。

所有的金针从张冥的上方飞过,直接射中张冥刚才所站的地方,接着,张冥便看到了地面上直冒细细的烟出来。

那本来就是木板地面,出现了二十来个拳头大坑洞。

“好厉害!”

张冥也是一惊,然后再看向胡振林,双眼的幽光更盛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