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粑粑,豆豆姐姐呢?”快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杨言端着菜走出厨房,落落便蹬蹬蹬地跑过来,抓着爸爸的衣摆,眼巴巴地问道。

家里的客人越来越多了,就连客厅都热热闹闹的,很多大人在喝茶聊天。但这个时候,落落却渐渐地感到了孤单。这么多人在说话,电视变得不好看起来,但落落不看电视,就只能跟不太好玩的小山竹弟弟玩。新鲜感褪去后,她就开始想念起了自己的好朋友……

“你想要邀请豆豆姐姐来我们这里玩吗?”杨言蹲下来,轻轻地抚了抚女儿的小脑袋,笑着问道。

杨言没有叫石小豆和他的爸爸石蔡鑫过来参加他们家的进宅宴,毕竟今天这顿饭只是一个小范围的聚会,他和夏瑜都不想大张声势。结果就是,他跟夏瑜都邀请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却把人家落落最好的朋友给“忘了”!

“嗯呢……”落落看着爸爸,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下一个星期天,咱们叫上豆豆姐姐,还有她的爸爸妈妈,一起来我们的新家做客,他们那时候应该就有空了,好不好?”杨言微笑地说道。

虽然有点偷换概念的嫌疑,但爸爸的这个提议还是得到了落落的认可,她乖乖地点头说道:“呐,呐,豆豆姐姐阔以,阔以跟落落玩了!”

“是的。对了,落落,爸爸做了好多好吃的!”杨言知道他今天上午忙起来都没有怎么关心落落,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他笑着将落落抱了起来,指着桌上的饭菜,跟她说道,“你看,有红烧肉,还有你超喜欢吃的油焖虾!”

“唔,豆豆,那,豆豆!”落落看到桌上琳琅满目、香味扑鼻的菜肴,也是眼睛都亮了起来,她指着爸爸没介绍道的一盘菜,喜悦地咧着小嘴巴,看着爸爸说道。

显然,这里落落说的豆豆,就不是她刚才谈及的豆豆姐姐了!她小手指向的,是一盘色彩鲜艳的菜里面有红色的胡萝卜丁,有黄色的玉米粒,有白色的鸡肉丁,还有落落一眼就看到的绿色小豌豆!

当然,落落这么高兴,并不只是因为她喜欢吃小豌豆,这其中还有这些小豌豆是昨天她帮助爸爸剥出来的原因!

“对啊,豆豆,你的劳动成果!”杨言笑着夸奖道,“咱们落落帮爸爸剥的呢!爸爸跟你说,等下你得尝一尝,这么辛苦剥出来的小豆豆,肯定很好吃!”

美妞甜蜜可人带俏皮

“嘻嘻!”落落喜滋滋地跟爸爸眉开眼笑起来。

……

“这么多人,一桌坐得下吗?”要开饭了,有些凳子要搬过来,方禾旭跟江源都过来帮忙,江源转头看了一下,有些担心地问道。

“够了,老雷两口子,你跟施韵两口子,还有我这个单身狗,嫣然姐,胡阿姨,加上言子两公婆。”方禾旭掰着手指头数了一下,笑道,“总共就九个大人,两个小孩。而且言子这个饭桌能变形的,坐得下!”

杨言新家的空间比较大,他在饭厅里摆了一张现在比较流行的可变化的饭桌!平时折起两翼,当成长桌来使用,像今天人不少,那两翼就可以抽出来,拓展成一张圆桌。

当然,原配的木椅是不够用的,幸亏杨言早就准备了一打塑料方凳,撤掉比较占地方的木椅后,这种方凳摆上一圈,挤一挤还是能够坐得下的。

不过,有一个小问题!就是新家的宝宝餐椅只准备了一张,落落跟小山竹都需要,那吃饭的时候谁来坐呢?

“落落去坐!”吴艺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说道,“小山竹现在还不会自己吃饭,坐不坐椅子,都得我来给他喂,而且他就吃那么一点辅食,几口的事,用不着坐椅子。”

杨言只好搬过来一张舒服一点的大椅子,让吴艺抱着小山竹坐下来,接着才将落落抱起来,让她坐在宝宝餐椅上,挨着小山竹弟弟和自己。

“就是,吃顿饭而已,坐哪里都没事!”雷震天在旁边大大咧咧地吆喝道,“快点上桌,你菜没凉,我的酒都要凉咯!”

虽然杨言跟夏瑜不打算喝酒,但夏瑜都说了,想喝的随意。所以雷震天也没打算客气,他准备跟方禾旭、江源他们喝酒,还早早地开了两瓶红酒醒在了那里!

“给我也来一杯!”霍嫣然巾帼不让须眉,自己去厨房拿了一个啤酒杯,也是够豪迈地伸了过去。

“你喝酒,待会怎么开车回去?”夏瑜陪着闺蜜坐下,看着霍大小姐想要跟那些大老爷们拼酒的样子,就忍不住拉了拉她,小声问道。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放心,我懂!”霍嫣然跟夏瑜挤了挤眼,笑嘻嘻地说道,“等下我把车留在你们这,坐出租车回去,回头再过来开就是了!”

“嫣然姐,待会你坐我们的车回去。我媳妇开车!”雷震天将啤酒杯满上,再屁颠屁颠地递到霍嫣然的面前,好不容易才有多一个人一起喝酒,雷震天可是要殷勤地挽留着。

“对啊,嫣然姐,一会儿我送你!”吴艺探了探头,笑道,“要

不是现在还在奶娃,我也想陪你们一块喝!”

“吴艺的酒量也很厉害的,以前在大学的时候还跟老雷拼过酒!”方禾旭积极地证实道。

杨言也笑道:“是啊,我们当时都说,这两人,酒桌上相杀,酒桌下相爱,不在一起就对不起这个缘分了!”

“我觉得应该这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霍嫣然笑着举起了啤酒杯,说道,“等小山竹啥时候断奶,咱们再组一个饭局,我陪吴艺喝一杯!”

“一定奉陪!好啦,好啦!老是说我们俩,赶紧回归正题,今天主人是言子和夏瑜姐呢!”吴艺笑道。

雷震天刚刚坐下,听媳妇这么一说,赶紧又端着酒杯站起来:“对对,言子,今天是你们家乔迁的大喜日子。房子我们都参观了,很漂亮,恭喜恭喜!”

有了雷震天的打头,所有人都齐齐地站了起来,喝酒的端酒杯,没喝酒的,也端着倒着苹果醋的碗,笑呵呵地向杨言跟夏瑜祝贺起来。

“谢谢大家,本来今天就想低调弄个进宅的仪式就完了!但老雷说不行,这么好的事,不一起聚一下,吃个饭怎么行!所以最后还是请了大家过来吃饭,只是没去酒店,委屈大家坐小凳子跟我们一块吃个便饭了!”杨言笑道。

“哪有什么委屈?要我选,我也不去酒店,现在天天在外头吃,肠胃都有点闹!还是言子做的这些家常菜好吃,哈哈,刚才我都偷吃了好几筷酸菜了!你们荷阳这个酸菜属实好吃!”方禾旭竖起了大拇指。

落落是唯一一个坐着的,旁边的小山竹弟弟都被他妈妈抱了起来。小姑娘睁着大眼睛,看着大人们喝酒说笑,最后,她的视线落在了饭盒叔叔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