势力之间的征战,巅峰战力,至少能占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决定胜败的因数。

但不是百分百。

所以,林凡今日宁愿让连影与玄幽离去,若真的一战,神庭怕是会死至少一半人,甚至于连他的几个老兄弟,都可能会出现死伤。

这种事,林凡怎么可能允许出现?

只是一时之气,何必用自己的人命去填?

“我觉得接下来的时光会很平和。”陈玄东开口,但眼神极为复杂,道:“只是不知道这平和的时光,能有多久。”

林凡微微沉默,道:“管他多久,能有一天都是好的。”

笑了笑,林凡道:“别忘记,我神庭可是蒸蒸日上的啊,每一天都是另一个样。”

陈玄东笑了起来:“的确是这么回事,甚至于,每一分每一秒我们神庭都是在变强。”

“可笑两个老白痴,也许是去寻什么绝杀的手段,要来制裁吾神庭。”小武冷幽幽:“可他们那里知道,我们不需要什么绝杀的手段,也并不借助所谓的杀手锏,只需要有足够的时间,我神庭就可横推天下一切。”

林凡瞥了小武一眼,道:“横推天下这种话,最好不要从你的口中说出来。”

小武脸色微白。

漂亮女生俏皮可爱园游会

林凡叹了声,道:“你是我的女婿,是我们神庭的最高层,从你口中说出这种话来,容易让人认为我神庭是要称霸星空,也会有人认为我神庭过于狂妄。”

小武脸色更白。

林凡语气越发的严厉,冷冷道:“况且,你眼前就真的只有这片苍穹吗?别忘记我们的终极大敌是谁,好吧,就姑且不论天外哪一家,就只是这三千界,你怎么知道会否在那个死寂的星空,又或者是那个无人知晓的角落内,藏着同一族,只要出世,就能一根手指点灭了我神庭?”

“父亲勿怪,小武哥也是因为连影对父亲的咄咄逼人而怒,所以有点口不择言了。”

小诺出来打圆场。

林凡微微一叹,道:“这天很大,远超你我之所料,甚至于,混沌之外还有天。”

“什么?”小武惊悚了,道:“混沌都不会究极世界吗?”

林凡眉头皱起,而后苦笑,道:“我未走到哪一步,的确不知,但不止一次听见天之外这三个字。”

“这世上到底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区域?”无极眼中露出向往,道:“若有朝一日可携心中人一起遨游诸天万界……”

“就你这微末修为还遨游诸天万界?我敢肯定,就在这三千界,若非有神庭之威,可杀你之人至少上百。”

谁也不曾想到,那朱红的棺椁中,竟然突然传来这么一句讥诮。

林凡眼眸微亮。

他从花梦雪这句话中,听出了一丝恼怒,以及恨其不争的情绪。

这就足够了!

须知,花梦雪这种活了无尽岁月的老怪物,心中早早应该是心如止水,但现在,既然这般,那就只能证明,她的心湖不再平静,这就是良好的开端了。

无极飒然一笑,意味十足的道:“修者这种事不难,无非是拿血拼,拿命换而已,只是心中人却是……”

“哼!”

朱红棺椁中,花梦雪重重冷哼:“打消你的某些主意,本座卖林凡一次面子,两次面子,但不可能在卖第三次,你要知道,就现在的你而言,我一根手指都能碾杀你三百遍。”

无极哈哈一笑,他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向林凡,极为认真与诚恳的道:“林兄,你知道的,我荒废了很久。”

林凡眼眸微眯。

“所以……我需要弥补回来。”无极伸了伸懒腰,笑骂道:“马德,就连这两个小家伙都远超我了,若是在不努力,怕是昊儿,平王这些小东西也要超过我,那老子可就真的废了。”

林凡笑了笑:“后浪推前浪。”

“你滚。”无极大笑:“老子才不会被怕死在沙滩上,只是告诉你,从今天起,老子也要领军,所有最危险与最苦难的地方,老子去了。”

“你认真的?”林凡眯眯眼。

无极点头。

林凡道:“好,刚好有件重要事需要一个领军者,本来我还想着让小武走一趟。”

“你说。”无极看向林凡。

“搭建那个大阵,缺少一种至关重要的至宝。”林凡眼眸微微凝重,道:“没有那东西,阵定然不成。”

无极瞳孔微缩。

他当然知道林凡口中的大阵指的是什么,对神庭来说,这大阵又有多么的重要。

“三光之地绝命窟,其中有因果树,需取由下而上九寸九分九厘至十寸那一点点,一定要严格按照这个标准,否则……”林凡看向无极,道:“神庭之军虽你调遣,哪怕是轮回与地狱,当然强者除我父亲与亲家外,你也可以随意调派。”

“地狱三百、轮回三百,鹰团一百。”无极直接开口,道:“那是绝地与死地,人太多怕是反而不好。”

“行。”林凡直接答应。

无极做事冲来都是雷厉风行,从不肯有半点拖拉,当下点齐人马就走。

“你怎么让他去那个绝地?”

等无极走远后,朱红棺椁内,花梦雪有点愠怒的声音传来,道:“那个地方哪怕是被岁月磨灭了大半邪意,可对于临神六境下的人来说,还是必死之地,你怎么能让他去送死。”

林凡眼眸眯起,道:“前辈,这是我神庭内部之事。”

“可他是你兄弟。”花梦雪声音更冷了:“你就不能派一个至强去帮他?”

林凡叹了声,道:“前辈也知道,我神庭人手严重不足,每一个人都身兼数职,也唯有无极兄一直不理世事……这件事实在是抽不开其他人手。”

说完,他眼眸微亮:“当然,若是前辈愿意随他而去,一路随行保护,那才是我神庭万幸。”

“我管他去死。”花梦雪冷哼:“我回族中。”

朱红的棺椁破开空间,向着神庭星系边缘,逆五行禁区的新驻地而去。

“能成吗?”陈玄东眉头紧紧的皱起。

李广唉声叹气:“哪里可能成嘛?这花梦雪好几万年的老女人了,各种乖张聪明,且,看透世事,英豪等在她眼中如过江之鲤又如过眼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