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林月阳,既然你已经记住了个大概,那就把你记下来的先画出来吧!”这时候,穆星石看向林月阳淡淡的说道。

“谨遵宗主之命。”林月阳恭敬的回道。

下一刻,他一转身,背对着“困锁连天图”。只见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物,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张完整的七阶妖兽蛇妖的蛇皮,而且整张蛇皮没有丝毫的损伤。

没错,这正是林月阳在妖兽谷中斩杀的那只蛇妖。它的外皮被林月阳完整的剥下来之后就放入了储物袋,没想到今天竟然还能拿出来做画布。实在是林月阳找不到更合适的画布,感觉这张蛇皮还能将就一下,于是就把它拿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后,众人面露惊色。他们没想到一个炼气八层的弟子竟然拥有如此完整的七阶蛇妖外皮。都说妖兽是能越级作战的,可是林月阳才炼气八层,那可是七阶妖兽啊!看他得到的蛇皮如此完整,那蛇妖定是被他轻松斩杀的,这还是人类修士吗?怎么比妖兽还猛?

可是又一想到林月阳竟然独自深入妖兽谷超越千里,而且他在其中待了数天之久,还能如此完好无损的返回来。众人心中对林月阳又有了新的定义,他是不能被当作普通人类修士来对待的。

如果这些人看过幻心镜中的影像,他们就不会那么认为了。林月阳还是炼气七层的时候,就轻松征服八阶妖兽风影豹来当自己的坐骑了。所以,他拥有一张完整的七阶妖兽蛇妖外皮一点有都不意外。

穆星石后来看过影像,知道其中的经过,脸色并没有多少变化。而穆雨涵本身就知道林月阳的真实修为,对于他拥有这么一张蛇妖外皮,穆雨涵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接着,林月阳使用灵力将蛇妖的外皮展开,直接横向立于空中,如同一条长长的横幅一般被展开在自己面前。下一刻,只见一个玉瓶从林月阳的储物袋中飞出,落入他的手里。

林月阳打开玉瓶的瓶塞,一股七阶妖兽的气息从玉瓶中爆发而出。他将玉瓶中鲜红的血液对着蛇皮猛地泼了出去,大量的蛇血纷纷朝着蛇皮冲了过来。

然而,想象中染红大片蛇皮的那一幕并没有出现。那些蛇血视乎被人拿着直尺画过线,然后又用毛刷很是细心的刷在了蛇皮上一般。蛇皮上以蛇血为墨,巨大的红色长方形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原来是林月阳通过灵力控制这些蛇血,按照一定的轨迹画出来的长方形区域。

“嗯!还不错,可以动笔了。”看着横空展现在自己眼前的“画布”,林月阳满意的说道。

在花园蕾丝裙美女梦幻唯美写真

他收起已经空了的玉瓶,接着,又从他的储物袋中飞出一物。大家本以为此物是画笔呢!结果仔细一看,原来却是只猪蹄。林月阳张口一咬,一大块香喷喷的铁背猪肉被他从上撕了下来,然后很是享受的吃了起来。

猪蹄的肉香飘到众人鼻中,有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嗝,一口吐沫直接咽了下去。实在是林月阳手中的那猪蹄味道太好闻了,只是看着就感觉很好吃,让人直流口水。

“你们发现了吗?他手中的那个猪蹄好像是十阶妖兽铁背猪的猪蹄。”这时候,长老院的唐长老突然弱弱的说了一句。

众人这才仔细看了过去,这一看可不得了,果真是十阶妖兽铁背猪的猪蹄。一个炼气八层的修士干死一头十阶妖兽铁背猪?这若是从别人口中传出来,他们打死也不信。可是,这明明是亲眼所见的,而且现在就在眼前,不用打死,他们自己就信了。

“这林月阳在妖兽谷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一个炼气八层的弟子连十阶妖兽都能搞到?”战龙院的万长老一脸疑惑的看着林月阳。

如果林月阳能够成功结丹,那么日后定会成为他们战龙院的一员。炼气八层修为就能搞死一头十阶妖兽铁背猪,等他结丹后是不是能够结丹前期搞死别人结丹后期了?想想都可怕,那是多么强悍的战力啊!

众人都是一脸疑惑和不可思议的表情,甚至连凌云子都有些看不透林月阳了。而穆星石则更不用提了,发生在林月阳身上的事情不能用常理来解释,这是他通过这么久对林月阳观察后得到的结论。至于玉虚子,脸色早已经黑到脖子上去了,他也不敢相信林月阳竟然能强大到如此地步。

所有的结丹期强者都满脸疑惑,脑子里一大堆问好在颤抖。而最明白的人却是连筑基期都没有达到的芙蓉阁亲传弟子穆雨涵。她一脸微笑的看着林月阳这十分搞笑的一幕,心中对林月阳暗暗赞叹着。

林月阳才不会管别人怎么看自己,他吃完口中那块猪蹄肉后,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玉瓶。接着,他打开玉瓶瓶塞,顿时从中飘散出香喷喷的肉香味来,这肉香味甚至比林月阳手里猪蹄上的味道更浓。

这让那些本来对林月阳手里猪蹄有些眼馋的结丹期强者心中更不是滋味了,甚至远在“困锁连天图”下参悟阵法的一众弟子们都被这边飘过去的香味吸引了。有些人已经忍不住看了过来,完没有心情再继续参悟下去。

“这小子是不引诱死人不甘心啊!刚刚的猪蹄,现在拿出的玉瓶中装的又是什么?”凌云子心中暗暗自语道。

“喂!你小子有完没完啊?你要吃喝到什么时候?让我们等到什么时候才画图啊?”玉虚子终于忍不住面露不善的对林月阳吼道。

林月阳瞪了玉虚子一眼,并没有搭理他,然后很是享受的喝了一口温热的猪肉羹,面露一番享受的表情。玉虚子看到这一幕后,恨不得上前将这小子给掐死了。

然而,他还没有动手呢!下一刻,林月阳又是一口猪肉羹入口。众人以为这小子还要接着享受一番的时候,却看到到林月阳一张口猛地将刚喝进去的猪肉羹又吐了出来。

大片香喷喷的猪肉羹分散着冲向林月阳面前的那张画布,接下来令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些被林月阳喷出去的猪肉羹,跟之前那瓶蛇血一样,很有规律的分散到蛇皮画布上。而呈现出的那副景色,不就是林月阳身后的“困锁连天图”吗?

穆雨涵看到林月阳竟然如此轻松就绘制出了“困锁连天图”的图案,她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为林月宴暗感兴奋。

“好像少了点颜色。”这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大着胆子围过来的一个弟子暗暗说道。

“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不简单了。我虽然修行数百年,从未见有人如此绘画的,而且还画的如此迅速,如此精准到位。”齐玄子看着林月阳喷出来的这幅“困锁连天图”赞叹道。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真的是不可思议啊!”器炼子也感慨道。

“我想说的是,我们星月宗的流星剑决总算是保住了。”沐芙蓉笑道。

“确实,林月阳能够做到过目不忘,那是我星月宗的一大幸事啊!”段长老也称赞道。

“这小子不错,真的不错。”子车护法用两个“不错”来表达他对林月阳的称赞。

“要我说,倒不如趁着林月阳手中还有猪肉羹,接着一口气把流星剑决后续功法一起喷出来算了。”申屠护法开玩笑道。

结果,林月阳刚刚又喝了一口猪肉羹听到申屠长老如此说,没忍住直接一口喷了出来。他担心喷到自己刚做好的“困锁连天图”画面上,想也没想的一转身朝身边喷了出去。

这下可不妙了,刚好喷到了玉虚子的脸上。顿时,玉虚子脸上跟着也出现了一幅“困锁连天图”。看到这一幕后,众人心中更加疑惑了,一个个看向玉虚子的脸,具体来说应该是看向玉虚子脸上的那幅“困锁连天图”画面。

原来,林月阳刚才绘制“困锁连天图”是借助神识,直接以神识中“困锁连天图”的图案为基,以猪肉羹为墨,复制到蛇皮上去的。他刚绘制之后,因为还没有调色,所以并没有将其收回。这一口猪肉羹喷出去,刚好也带着神识中的图案一起出现在玉虚子的脸上了。

“林月阳,你是成心跟我玉虚子过不去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还有众多他们升仙阁的弟子,林月阳竟然喷了他一脸猪肉羹,玉虚子本来已经很愤怒的心情快要狂暴了。

“玉阁主息怒,月阳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弟子一时间没忍住,又担心会毁了刚刚绘制的画,所以一转身吐了出来,没想到玉阁主就在这个方向。实在是抱歉了,玉阁主你大人有大量,还请原谅月阳这一次吧!”林月阳连忙对玉虚子道歉道。

“哼!你今天若是不能让这幅‘困锁连天图’图案着色,我定要找你要个说法。”玉虚子随手施展一个法术,将身上那些香喷喷的猪肉羹清理干净,然后愤怒的对林月阳说道。

穆雨涵暗中为林月阳捏了一把冷汗,她没想到林月阳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让玉虚子如此难堪,这让玉虚子抓住理由继续为难林月阳了。她不知道林月阳是否能让图案完美无缺的着色,心中对林月阳更是担忧。

“多谢玉阁主大人有大量,不跟月阳计较,月阳这就让图案着色。”林月阳陪笑道。

下一刻,他又撕咬了一口手中的猪蹄,然后把剩余的猪蹄找了个没人的方向直接扔了出去。接着,又喝了一口猪肉羹,顺带着玉瓶中的猪肉羹也被他直接泼向了那个方向。

突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穆雨涵肩膀上的喜天鹊雀儿一个闪身,接住了林月阳丢弃的猪蹄,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这还不止,它又小口一吸,林月阳泼出去的猪肉羹直接被它吸进了口中。小雀儿很是满意的叽叽喳喳叫了几声,这才又飞回到了穆雨涵的肩膀上。

穆雨涵瞪了雀儿一眼,雀儿却很是兴奋。众人也一脸疑惑的看向了雀儿,雀儿毫不在意。林月阳也朝雀儿看了过去,那小家伙还拍打着翅膀在向林月阳展示自己的风度。

“吃货。”林月阳很是无耻的说了一句,雀儿却抬起小脑袋一副好不在乎的样子。

接着,林月阳没有搭理那小喜天鹊,而是看向了面前这幅他刚刚绘制出来的“困锁连天图”。突然,林月阳收起原来盛放猪肉羹的玉瓶后,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玉瓶,一根细如发丝的飞针也跟着从储物袋中飞了出来。

这枚飞针正是林月阳经过重新炼制的下品法器毒影针。林月阳将它从储物袋中祭出来,也是有着考量的。它想利用毒影针中的毒素做染色剂,帮助自己实现染色。

毒影针中的毒根据浓度不同,颜色也会发生不同的变化。分别为黑、绿、蓝、紫四中颜色。而他要从中选取绿色和蓝色两种,与蛇血的红色进行搭配调制出各种颜色,然后给“困锁连天图”进行着色。

别看小小的着色,其中涉及的东西可是不少。林月阳脑海中虽然拥有完整的图案,但是有颜色的图案还不是那么容易画出来的。因为他并没有准备颜色,还得自己去进行调制。

如果不是林月阳神识强大,仅仅调配颜色就能让他浪费好多时间,更不用提后续的着色了。现如今,这点事情在林月阳面前根本不算事。

只见他以“困锁连天图”图案上的猪肉羹为底,毒影针在“困锁连天图”图案上不断地来回移动,一点点毒液被林月阳使用灵力从毒影针中释放出来。黑色、绿色、蓝色、紫色各种颜色很快就在原本没有色彩的图案上出现了。

有些颜色的调配需要红色之时,林月阳直接从玉瓶中引出一滴蛇血混合进去进行搭配。就这样,一副彩色的“困锁连天图”图案慢慢形成了,竟然与林月阳身后那幅真实的“困锁连天图”看上去一般无二。这让众人深感奇妙无比,对林月阳的手段更是钦佩了起来。

终于,在最后一片区域被林月阳着色完毕之后。他收回了毒影针和玉瓶,然后又拿出来仅剩的那个猪蹄,刚要咬上一口。这时,他看到了穆雨涵,于是又把猪蹄给收了回去,重新挑选了一块瘦肉比较多的铁背猪肉吃了起来。

还是一边吃着一边很是享受的喝着猪肉羹,好不幸福,气的玉虚子牙痒痒想要上前将他狂揍一顿。而那些结丹期修士们看到林月阳如此这般也是心底发笑,却并未阻止。

“这就完了?”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顿时打破了眼前平静平静的场面。

“好,好,好,我星月宗有林月阳这样的人才,真的是我星月宗之幸事啊!”凌云子连忙夸赞道。

这时候正是给林月阳拉拢人气的时候,作为星月宗中最早接触林月阳,又跟林月阳之间有着一种特殊关系的凌云子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了。

“宗主,我觉得林月阳完能够做到绘制出我星月宗流星剑决第二部的功法内容。现在,应该都没有人怀疑林月阳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了吧?”万长老接着说道。

“星月老祖保佑,我星月宗希望依在。”唐长老忍不住的直接拜起了星月老祖。

林月阳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看重流星剑决,不过从众人字里行间他能感觉出流星剑决好像对星月宗很重要似的。但是这一切都不管自己的事了,反正他在众人眼里只是个五灵根,连筑基都不可能,更别提练成流星剑决了。

“玉阁主,你还怀疑林月阳所说的过目不忘吗?”看到众人都一脸振奋的样子,穆星石对一脸苦色的玉虚子问道。

“回宗主,我玉虚子无话可说,还希望林月阳能够如愿保留下我星月宗的流星剑决,给我宗留下希望。”玉虚子感到自己已经无法反驳了,于是只好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