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不等方若山话音落下,唐龙一巴掌扇了上去,而方若山的脑袋直接定格了,扇扇的看着雷虎等人。

同样,雷虎也傻眼了,心里不由骂道,你个蠢蛋,哪那么多废话?!你真以为你自带猪脚光环呀?!

还上去打嘴炮?!

真是个白痴,你也不看看对手是谁!

跟唐龙打嘴炮,那根老太婆上坑没什么区别,太费劲!

好尴尬呀!

想我堂堂催眠之神,竟然被当着雇主的面打脸了?!

岂有此理!

方若山猛得转过了头,可就在这时,唐龙一脚踹了下去,直接把方若山的脸踩到了地上,紧接着又狠狠拧了几下。

噗噗。

很快,方若山的鼻孔就喷出了鼻血。

清纯妹子春日写真优雅帅气笑容明媚

“这就是你请的催眠之神?!”雷虎寒着脸,怒斥道。

吧嗒吧嗒。

雷力擦着额头的冷汗,紧张道“大哥,这个方若山真得很厉害,可能是他的苦肉计吧。”

“废物,一群废物,雷虎,这就是你请的什么狗屁催眠之神?!”这时,皇甫凌云掐着兰花指,戳着雷虎的胸口喊道。

啪。

雷虎一巴掌抽了上去,怒骂道“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看在你爷爷份面子上,我会管你这破事?”

“你……你敢打我呸?”皇甫凌云捂着脸,扭着腰说道“雷虎,想当年,要不是我爷爷出手救你,恐怕你早都吃枪子了,哪会活到现在?”

雷虎一把抓住了皇甫凌云的脖子,一脸杀气道“少他妈狗仗人势,不错,你爷爷是救过我,可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就算欠人情,那也是老子欠你爷爷人情,你嚣张个屁呀?还雷虎?!雷虎是你叫的吗?以后叫我雷爷,再敢叫我雷虎,我他妈把你丢到海里喂鱼!”

咕嘟。

被雷虎这么一吓,皇甫凌云满脸都是冷汗,差点跪在地上。

雷虎是谁?!

这家伙手里不知道沾了多少人命?!

更是敢跟金三角一些大毒枭叫板的狂人,怎么会把一个皇甫凌云放在眼里?!

一旁的纳兰若雄急忙上前劝说道“雷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皇甫少爷一般见识,他也是心急而已。”

“是呀大哥。”

雷力也是不停的朝雷虎使着眼色,不管怎么说,这个皇甫凌云都是皇甫家族的人。

以雷虎此时的实力,根本没法跟皇甫家族抗衡。

雷虎哼了一声,这才松开了皇甫凌云的脖子。

啪啪啪。

此时的方若山正在被唐龙掌嘴,脸肿得猪头一样。

“别……别打了!”

方若山直接跪地求饶道。

方若山也是懵逼了,他的催眠术竟然不管用了?!

怎么可能?!

纵横催眠界这么多年,方若山还是第一次遇到唐龙这么厉害的催眠大师。

“道歉,马上给我女儿道歉!”唐龙抱着糖糖,冷冷的说道。

方若山磕着头道“对……对不起。”

“爸爸,这也太没诚意了,我觉得还是捐款更真诚一些。”糖糖抱着募捐箱,一脸天真的说道。

唐龙点头附和道“还是我女儿有远见。”

方若山哭丧着脸道“捐……捐捐,我……我现在就捐款!”

“看在你如此诚心的份上,老汉就放你一马,随便捐个千八百万吧!”唐龙轻描淡写的说道。

方若山可怜兮兮的说道“能……能不能少点?”

“你说呢?!”

唐龙呲着牙,似笑非笑的看着方若山。

方若山急忙点头道“我……我捐,我……我现在就捐!”

很快,方若山就往天使儿童基金会的账户里转了一千万。

在转账成功后,方若山整个人都不好了。

“滚吧!”

唐龙不耐烦的挥手道。

方若山有点不甘心,到手的鸭子,怎么能让它飞了呢?

想到这,方若山急忙上前说道“爷,能不能做笔生意?”

“什么生意?”

唐龙的好奇的问道。

方若山压低声音说道“是这样的……!”

很快,方若山就说出了他的计划。

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唐龙演戏,假装被方若山催眠。

原本唐龙是不想答应的,可一想到雷虎作恶多端,他就忍不住想调戏一下雷虎,最好能让雷虎捐点款,也算是积善行德了。

“转个圈!”

方若山揉着脸,咧嘴说道。

“哦。”

唐龙应了一声,这才按照方若山的指令转起圈来。

见此,雷力忍不住激动的跳了起来。

“大哥快看,成……成功了!”

雷力指着原地转圈的唐龙,激动道“唐……唐龙被催眠了!”

雷虎有点不信道“真的假的?”

雷力一脸委屈道“大哥,这怎么可能是假的?你看那小丫头,哭得稀里哗啦的!”

“走,过去看看!”

雷虎怀着忐忑的心情,这才带人走到了唐龙跟前。

见唐龙像是被催眠了,纳兰若溪紧张道“唐大哥,你……你怎么样了?”

糖糖眼圈一红,哭喊道“若溪姐姐,我爸爸被人催眠了。”

一旁的方若山傻眼了,小戏骨呀?不去当演员就可惜了。

还有唐龙,简直是影帝级演技呀。

尤其是唐龙的眼神,充满了呆滞跟彷徨,就像是一只迷途的小羔羊,在催眠的世界里挣扎,使劲的挣扎。

那眼神,像是在控诉这个不公的世界!

还有唐龙转圈时候的麻木,都充分表达了他对这个世道的憎恨!

当然,这只是方若山的心里独白而已。

其实方若山不知道,唐龙已经在心里满满算计他了。

作为国际上知名的催眠之神,想必这个方若山赚了不少不义之财吧?

见雷虎带人走了过来,纳兰若溪一脸紧张道“你们想干什么?信不信我打电话报警!”

“报警?”

雷虎狠狠抽了一口雪茄,不屑道“有种你报个试试?!”

看着周围的黑衣保镖,纳兰若溪下意识的把糖糖抱在了怀里。

“臭小子,敢勾引我未婚妻,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皇甫凌云攥着拳头,娘里娘气的朝唐龙胸口打了几下,差点没把唐龙给恶心死。

见皇甫凌云娘里娘气的样子,纳兰若雄忍不住说道“皇甫少爷,还是让我来吧!”

“也好,省得弄脏了老娘的玉手!”

说话的时候,皇甫凌云双手叉腰,声音嗲里嗲气的,听得在场所有人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纳兰若雄活动了一下脖子,怨恨的说道“小畜生,你也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