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两天的适应,贾雅已经能让恐怖三桅船稳定浮空。 但要想自如控制恐怖三桅船,仍需一段时间去提升能力。 不过,就 Continue Reading

感应到从他头顶上离开的一行人,张冥也慢慢深下心来,开始重新炼化那精神力中带着的一丝异样。 时间过得很快,当东方 Continue Reading

“父亲!”程耀阳不敢置信的转头。 一向眼高于顶的父亲,竟然能服软? 沈家这种商贾之家是有钱,可终归是商人,与他 Continue Reading

“三个人?” 苏莫眸中精光一闪,这是三人一伙?还是在相互追杀? 苏莫面现沉吟之色,他没有急着行动,仔细观察了一 Continue Reading

尽管屋内大部份人江笑都能认得,但在现实中,不少人还是第一次见面。 再者对方也未必就认得他,所以进屋后,导演徐刻 Continue Reading

有士卒进来,送上笔墨伺候巫王写字,蒙绕赤龙就不好意思在旁边看着巫王写,而且是写给自己的封赏,只是巫王没叫他离开 Continue Reading

时间,对于张冥来说,变得无比的短暂,每一分每一秒。 不对,是每一秒,他都开始数着过,也许下一秒,他可能真的死亡 Continue Reading

暗空间漆黑一片的暗能量海洋之中,邪天双眼紧闭,盘腿而坐,气息澎湃,一片黄色的土系能量光辉笼罩。 安静的控制室大 Continue Reading

() 不过奇怪的是,沉重的脚步声速度放慢了许多,并且不是在逼近,而是在返回来时之路。 叶冲悄然探出了脑袋,向着 Continue Reading

宋辞见男人眼神里还带着血丝,有些心疼。 霍慕沉摁了内铃,倒一杯温水喂她喝下去。 一杯温水下肚后,宋辞喉咙里的疼 Continue Reading